欢迎来到 - 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

算”起底5G衍生概念股从“葡萄干”到“边缘计

时间:2019-04-08 07:00 点击:
我们子公司本身在边缘计算有所积累,但不会单独提出这个概念,无非是今年3月概念一下子火了,大家才慢慢接触到,4月3日,经济观察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朗源股份(300175)董秘办,一位董秘办人士这样称。 朗源股份是一家以售卖苹果、葡萄干、松子仁为主的

  “我们子公司本身在边缘计算有所积累,但不会单独提出这个概念,无非是今年3月概念一下子火了,大家才慢慢接触到”,4月3日,经济观察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朗源股份(300175)董秘办,一位董秘办人士这样称。

  朗源股份是一家以售卖苹果、葡萄干、松子仁为主的农产品公司,在今年3月1日至12日,朗源股份股价涨幅达75%,创一年来新高。

  朗源股份上涨的诀窍在于旗下的一家子公司。2018年12月朗源股份控股了一家公司,该公司布局了边缘计算,因而母公司在今年被列入边缘计算概念股,尽管这一概念还未诞生任何收入上述董秘办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对于布局边缘计算带来的收入,无法在财务上做详细区分。“边缘计算”是5G概念衍生的板块,仅就技术而言,边缘计算是指在网络边缘执行计算,作为一种计算模式,它是相对云计算的概念而被提出的,一个通俗化比喻就是,云计算相当于人的大脑,边缘计算相当于人的神经末端,二者融合被认为有利于解决数据传输中网络带宽与延迟的瓶颈,其产业链条包括设备、网络、数据与应用等。

  自2018年初5G概念发力以来,边缘计算板块出现了大幅上涨,至3月下旬上涨超过67%。在朗源股份之外,边缘计算板块的“佼佼者”还包括网宿科技(300017)和安控科技(300370)这三家公司都在最近一个月内实现多个涨停板。

  然而摆在市场面前依然有两个问题:这些边缘计算股是否都是货真价实的?边缘计算是否与5G有强关联性?

  经济观察报梳理发现,三家公司的一个共同点是他们都以母集团或子公司的方式布局了边缘计算,而没有列出来自边缘计算的收入,或尚无在手订单,因此最终在业务上的关联尚难被最终证实。在3月7日至13日内,三家公司也先后被深交所问询了与边缘计算的关联并作出回复。

  按照广东优世联合控股官网显示,其业务范围包括数据中心规建、工程、运维、研发、营销、云整合、创意、综合等。2019年2月28日,该公司与中移动物联网有限公司签署了关于智慧城市项目的战略合作协议,这一合作曾被市场解读为其布局边缘计算的重要信号。

  这是整个边缘计算的“尴尬”之处,由于尚未形成收入,整个板块与边缘计算的关联呈现“想象空间”大于“实际情况”的情形。

  以被券商认为是实质性布局边缘计算的龙头标的网宿科技为例。在最近一个月内,这家上市10年市值不足300亿的CDN(内容分发网络)服务厂商,已经7次登上龙虎榜,个股涨幅高于所在行业10倍,其股价在3月7日创下两年以来新高。

  从券商、投资者交流的关注的问题来看,这家积极转型至边缘计算的传统CDN厂商,增长空间主要来自于建设中的“面向边缘计算的支撑平台”项目。记者就该项目的具体进展向公司董秘办询问,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根据公告,该项目的做法是,利用公司现有CDN节点资源、原社区云项目节点资源以及利用网宿计算能力共享平台项目资源总计搭建700+个边缘计算节点(将视情况补充和扩展),构建边缘计算硬件平台。

  CDN作为一项传统网络业务,伴随着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浪潮而出现。网宿科技主要是向运营商采购带宽、机柜等资源,通过内容分发向互联网企业、政府、传统企业提供网络服务。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认为,边缘计算和CDN,两者在技术上是不同的范畴。广义来讲,凡是位于网络边缘的都可以称作边缘计算,CDN也是物理位置上位于网络边缘,这是相似点。但严格来说,并不是所有谓语网络边缘的,就是边缘计算,边缘计算只是相对于云计算的概念,“边缘”是相对于中心的,这个中心只能是云计算或数据中心,不是别的什么中心。

  何宝宏称,业务上讲CDN是可以向边缘计算演进的,但CDN的概念是相对于服务器的概念而存在的,它被部署于各地的缓存服务器上,与边缘计算在技术和业务上关系并不大,两者仅仅在物理位置上相似。

  对于搭建700多个边缘计算节点的做法,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研究院企业服务云计算研究室、无线研究实验室负责人黄莹认为,在数量上,边缘节点数也可以达到千万级,因为在4G网络里,中国运营商只有百万级别的基站,到5G会达到千万级的基站数量,其中云化小基站及移动边缘计算节点,都是根据相应需要而布局的。

  另一家收到上交所问询的安控科技,在2月20日公布了业绩快报,过去一年净亏损 4.96亿,同比下降567.27%,Wind数据显示,这是5年来净利润最低的一次。而在3月4日-3月13日,安控科技股价连续8个交易日涨停,在3月4日涨114.46%。

  根据财报,公司主营工业级远程控制终端(RTU)产品,营收来源主要是自动化业务和油气服务,拥有电力监控智能装置、数字化抽油机控制等自动化产品线,是中石油长庆油田数字化建设最大供应商,根据公告,其中和边缘计算关联密切的是公司RTU、网关、模块等部分产品。

  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华良认为,工业级远程控制终端(RTU)产品是工业自动化中一种传统业务,边缘计算作为它的一种附加功能,可以给客户带来增值服务,可以拓宽服务链条,但人才上需要专业做云计算和算法方面的专家,对于一家传统工业公司来讲布局门槛比较高。

  黄莹认可其两者间的紧密联系,在通信与计算融合的发展趋势下,边缘计算是5G网络架构的重要一环,包括5G云基站及各种边缘应用场景。“一直以来边缘只是个云计算的延伸补充,主要被云计算厂商纳入服务体系,在工业互联网、物联网所涵盖的场景下,一个趋势是,数据及智能计算正在往边缘拉动,无需也不可能传输到云端进行计算处理,而是更多的计算越来越多发生在边缘端。这为边缘计算带来新的机遇,让这项技术得以独立存在而成为一种能力,并随着5G基础网络建设及边缘行业应用推广得以推广”,黄莹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对于其间的关联度,也有技术研究人员表示了更谨慎的态度。何宝宏表示,边缘计算属于一种计算,5G属于通信,两者毕竟是不同的技术范畴。5G网络所催生的一部分场景可能带动边缘计算的需求,但很多场景中5G和边缘计算没有关联。

  北京凌云雀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灵雀云”)CTO陈恺告诉记者,其实边缘计算的大规模应用并不需要以5G作为条件,能否受益于5G要根据场景而定,在一部分场景中,5G网络普及反而会减少业界对边缘计算的需求,当5G把原有的带宽、延迟等问题解决掉,那么直接将数据传输到云端就可以满足需求了,没有必要在边缘部署。灵雀云是一家容器PaaS和云原生技术服务商,服务数字化转型客户。

  张华良认为,真正和边缘计算关联密切的是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无论有没有5G,这两大业态所指向的基本上都会对边缘计算有需求,只不过因为5G处在进入商用的前期,5G也被普遍认为可以带动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也就承担了外界较高的预期。

  在黄莹看来,5G时代边缘计算不再是只是依赖于云计算的一种计算模式,在很多新的场景中,云计算无法满足计算任务对时延或数据传输等的要求,更多的企业在参与打造边缘计算平台或计算环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内容
广而告之